聖地七種農產品

聖地七種農產品   

 

 

 

 

plant_bookmark_figs.jpg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   

提醒我們的無花果

無花果樹於聖經中早有提到,屬桑樹家族,新鮮時多汁甘甜,製成乾果,是旅途最佳食糧,也可作烹調香料,並有醫藥用途。耶穌曾以無花果樹為喻,教導信徒看末日的預兆。無花果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: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,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。」 (太二十四32) 

無花果的象徵意義

耶利米和何西亞同樣有一筐筐無花果的異象(耶廿四2-8);「好的無花果」象徵國家優秀的人才,被擄到巴比倫,「壞的無花果」象徵西底家王與他的官員及平民,則留在耶路撒冷。何西亞書九章10節把少壯的以色列國,象徵「無花果樹上春季初熟的果子」。先知預言,毀滅國中的無花果樹,則象徵國家的滅亡(耶五17,八十三;何二12)。

耶穌教導門徒看末日的兆頭,就用無花果樹作例子:「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,當樹枝發嫩長葉的時候,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。這樣,你們看見這一切的事,也該知道人子近了,正在門口了。」(太廿四32-33)

桑樹(The Sycomore-Fig)是培植的無花果樹的近親。現代解經家對撒該選擇棲身在桑樹上看耶穌,串連出有趣的屬靈意思。桑樹的希伯來名字是shikma,這個名稱與希伯來文「恢復」是同一字,即使桑樹只剩下最幼小的樹幹,它也能恢復生長。這使我們明白,耶穌呼召這稅吏從桑樹下來的新意:即人雖然被輕視,但也可以像桑樹一樣重新開始。

(節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44-45頁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

 

 

plant_bookmark_barley.jpg


初熟的大麥

大麥又名粗麥,聖經提及大麥或大麥製的食品──如大麥粥、大麥麵包、大麥薄餅和大麥餅──超過30次之多。大麥收成於初春逾越節時,在收割小麥前。大麥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在你們的地收割莊稼,不可割盡田角,也不可拾取所遺落的;要留給窮人和寄居的。我是耶和華─你們的神。」 (利二十三22) i

大麥的象徵意義

在利未記二十三章9-16節中記載了一個特別與逾越節有關的儀式,就是獻上一俄梅珥初熟的莊稼 (按:大麥收成於逾越節,一俄梅珥等於大約6加侖),為他們所收的莊稼向神感恩祈福,將豐收歸榮耀給神:「『我們應當敬畏耶和華我們的神。祂按時賜雨,就是秋雨春雨,又為我們定收割的節令,永存不廢。』」(耶五24下)

在耶穌時期,是按大麥的成熟時間,來決定那年有多少個月,因為猶太人的曆法,是用農曆計算的,但爲了保證每年在同一時期過節,並符合農曆的月曆,在有些年份,他們會在初春多加一個月。現在的閏亞達月,是照著循環計算出來。但在古時,猶太公會派人去大麥田,看看大麥會不會在逾越節時期成熟,熟了的大麥稱為Abib或Aviv(出十三4,廿三15,卅四18),即現今希伯來文「春天」的意思。若果大麥仍未成熟,他們就要決定是否需要多加一個月。

(節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24-25頁)

 

 

 

 

 plant_bookmark_wheat.jpg


 

感恩的麥子

穀物是人類基本的食物,金色的麥子裡,包含有碳水化合物、蛋白質、脂肪、礦物質和維他命。小麥磨成麵粉可製作多種食物,麥桔也可作飼料或鋪設屋頂。小麥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在收割初熟麥子的時候要守七七節;又在年底要守收藏節。」 (出三十四22) 

小麥的象徵意義

根據詩篇四篇7節(及很多其他經文),人們最大的喜樂之一,就是「五穀和新酒豐收的時候」。因著豐收而帶到壇前的感恩祭,其中之一的祭物就是穀物。他們也會烤一些餅(利廿三 17)或薄餅(出廿九23)用來獻祭,通常這些祭物會用鹽調和,因為餅和鹽是預表古時的約,吃它們代表立約。

餅是人類生存所依賴的糧食,在以賽亞書三章1節及以西結書四章16節,有些譯本用詩提及。它是君王的食物(王下廿五29),亦是農夫日間的食物(得二14);是人在旅途,或外出時的食糧(可六8)。聖經在很多的地方有提及餅,最早的經文是在創世記三章19節,這節經文將餅誤譯為食物,或者說這節經文直接譯出餅的象徵意義。在會幕裏的儀式,餅也佔重要一環(民廿八2),以後在聖殿也是一樣(撒上廿一6)。聖經比喻「以奸惡吃餅」(箴四17),意思指所有的惡事。箴言書中的「財德婦人」整天勞力觀察家務,所以並沒有吃「閒飯」(箴卅一27),原文也是「餅」。

對於我們離開種植土地很久的人,無法設身體會這些字面的比喻:古代的農夫面對飢荒時,要面對痛苦的抉擇,如何處理最後的餘糧?如果磨了粉做餅,明年就沒有種子耕種,但留為明年耕種,家人就沒有糧食,就像農夫把最後的餘糧撒種,詩篇一百二十六篇5節表達出他們的美好願望:「流淚撒種的,必歡呼收割。」

(節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25, 29頁)

 

 


 plant_bookmark_grapes.jpg


 

多結果子的葡萄

葡萄樹在聖經中多有提及,葡萄可直接食用,亦可製成乾果、果餅,葡萄酒更是宴席上所必不可缺的飲品。主耶穌用葡萄樹來比喻與信徒的關係。葡萄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。常在我裡面的,我也常在他裡面,這人就多結果子;因為離了我,你們就不能做甚麼。」 (約十五5) 

葡萄的象徵意義

與穀物不同,葡萄並非是人類生存的必需品,不過葡萄酒能使人快活(傳十19),又能悅人的心(詩一一四15)。

如同其他的耕種,他們收割的快樂,會被視為向神感恩的行爲。事實上,在眾多收成之中,豐盈的酒,是證明神的兒女履行了神的旨意。(申七12)因此,酒就成為每日帶到祭壇的祭品之一(出廿九38),同時也用在節日(利廿三13)及履行一些特別的誓約(民十五10)。

聖經列祖喝的酒,大多數是紅色的,追溯根源,也許是因為聖經很多經文,都將血和葡萄連在一起,包括申命記三十二章14節、以西結書十九章10節、以賽亞書四十九章26節。這表徵的力量,最為人所知,是耶穌在最後的晚餐舉起杯來說:「這是我立約的血。」(太廿六27-28)另一個證據是,希伯來文葡萄樹的果子是hamra,來自希伯來文紅色的意思。

(摘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31-32頁)


 

 


plant_bookmark_olives.jpg


 

出膏油的橄欖

橄欖樹可生長數千年,長期結果。橄欖果除食用外可榨油。第一道油最清純,猶太人作獻祭之用;第二道作食用;第三道作護膚品;最後一道可作肥皂。此外,橄欖亦有藥用價值,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到了晚上,鴿子回到他那裡,嘴裡叼著一個新擰下來的橄欖葉子,挪亞就知道地上的水退了。」 (創八11) i

橄欖的象徵意義

橄欖素有美名,傳道書七章1節譯為強如「美好的膏油」,在雅歌一章3節亦有相似的形容。橄欖油是一種喜樂的象徵,詩篇四十五篇7節形容為「喜樂油」。我們不知道最初膏立的油是甚麼(出卅30;利八12;撒上十六13;王上一39;詩廿三5),但我們可以推測:橄欖油擦在皮膚上,是一種治療藥物(賽一6;路十34)。因此有可能是,人們看見皮膚吸收了橄欖油有正面的效果,所以用來預表君王和祭司的屬性,吸收了橄欖油,也會有相似的效果。希伯來文的彌賽亞,是指用油膏立的意思。

在巴比倫他勒目中,未醃製過的苦澀橄欖,用來比喻學者間的爭論。

但在創世記八章11節,鴿子帶給挪亞一片新擰下來的橄欖葉,他就知道洪水退去,橄欖葉也成為了世界和平及復和的記號。ii

(節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40頁)

 

 

plant_bookmark_pomegranates.jpg

 

 

美麗的石榴

石榴外殼紅艷,紅籽非常悅目。石榴果味微酸,營養豐富,石榴汁及酒可促進新陳代謝,減少疲勞感。果皮可作醫藥用,花及內殼可用作染料。石榴果子夏末成熟,最適合在住棚節慶豐收時作為感恩祭,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我可以領受教訓,也就使你喝石榴汁釀的香酒。」 (歌八2下) i

石榴的象徵意義

所羅門沒有忽略石榴的秀麗,他用一個切開兩份的石榴,來形容「蒙著面帕」美女的一雙太陽穴(歌六7)。在雅歌六章11節,春天被形容為石榴開花,鮮焰奪目的花朵,在加利利和猶大山間的群花中,特別出眾(到今天仍然一樣)。另一方面,在約珥書一章12節和哈該書二章19節,枯萎的石榴和其他的農產品,象徵被擄放逐。

石榴美麗的外形引申出一些正面的意象:石榴的頂部,形狀似冠冕。因此,石榴開始與被稱為「妥拉的冠冕」的摩西五經聯繫起來。他勒目用石榴裏無數的種子作比喻:「滿有善行(或智慧),就像石榴一樣,充滿種子」,這樣的形容,今天仍被使用。猶太聖賢解釋雅歌書時,將學生排排坐比譽爲石榴擠滿的種子。ii

(摘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46頁)

 

 

 

 

  plant_bookmark_dates.jpg

 

 

 

結果纍纍的棕棗

棕棗樹是中東一帶曠野綠洲地方的主要營養食糧,為曠野旅客帶來生命的盼望。上好的棕棗樹每年可生產近二百公斤蜜棗,其果實甜美、有藥用價值、濃汁可煮成糖漿,枝子可作房蓋涼蔭,葉子可編成籃子等家具,是聖地七種主要農產之一。

「義人要發旺如棕樹,生長如利巴嫩的香柏樹。」 (詩九十二12) i

棕棗樹的象徵意義

在猶太人和基督徒的傳統,蜜棗象徵著生命和勝過死亡,因為它們生長在有水的地方。當耶穌在「棕樹主日」進入耶路撒冷時,約翰福音十二章13節說:「他們就拿著棕樹枝,出去迎接他。」

蜜棗和生命有甚麼關係呢?聖地的氣候乾旱,對一個沙漠旅客來說,綠洲是非常重要的,它意味著生死之別。如果從遠處看見高聳的棕棗樹,表示在不遠之處便有水源,為疲倦和乾渴的旅客,帶來生命的盼望。作為生命的一個屬靈表徵,棕棗樹被用在第一個聖殿内部裝飾(王上六29),而古時的會堂,亦常刻有棕棗樹(現代會堂也有)。以西結書四十章,先知在聖殿看見的異象,經常提到棕棗樹,詩篇九十二篇12-15節也用了棕棗樹來作象徵:「義人要發旺如棕樹,生長如黎巴嫩的香柏樹。他們栽於耶和華的殿中。」ii

(摘自:i《聖經中的植物》書簽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9年;ii華夢舒著,蔡黃玉珍譯,

《聖經時代的食物──從亞當的禁果到最後的晚餐》,加拿大福音證主協會,2007年,43頁)